云栖月冷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12)

昨天晚上哆嗦着打了两把吃鸡,受不了果断缩回被窝里躺着了,果然年纪大了,不仅熬不了夜,还受不了冻了!


说这个,是因为想起从前玩剑三,劲头足的时候,打个JJC都能打得热血沸腾,哦,也有可能不是热血沸腾,是火冒三丈。


其实比起JJC,我还是更喜欢浪野外一点,因为JJC这个拼技术的地方,我就没有办法掩饰我的菜。


当年打过的时间最长的配置,是鲸鱼冰心奶毒,多么的可歌可泣!


而对于我们在JJC里洒满的血泪,银河最有发言权。


作为一个秀秀,显而易见,我的腿是最长的。我这人啊,手比脑子快,被集火了第一反应不是去找奶妈求救,而是抠脚远离红名的攻击范围,完全没有队友的配合意识。


这跟信任无关,真的纯属手脑不协调。


而炮太的鲸鱼嘛,虽然腿没我秀秀长,但奈何有飞星和隐身啊。我觉得我们俩其实有点像,在JJC里都很独立。


队友?who care!


于是,银河读牵丝,我扣着脚跑出距离范围。


于是,银河起千蝶,我跟炮太隔着红名在千蝶范围外面与她相顾无言、无语凝噎。


于是,银河被集火,我蹑云走了,炮太隐身了。


于是,要么我死了,要么炮太死了,要么银河死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JJC有毒。


恩,我们秉承的宗旨就是,不管JJC打得多烂,反正锅都不是我们自己的。


就这样还没死亲友,可见我们的友谊还是很牢固的。


说到JJC,我真的特别讨厌天山碎冰谷这个地图。


不为别的,就为扶摇满级选手在台子上面起扶摇,一不小心掉下去,用不着红名动手,直接重伤。


当年还要一个个去找NPC点技能的时候,费了好大劲才把扶摇给点满,结果就这么对我?


最喜欢的地图,没有。因为,菜逼不配喜欢JJC。


开玩笑。


说回来,银河的脾气也是真的好。她虽然是我跟炮太名义上的徒弟,但实际上我们在玩剑三之前就已经认识好几年了。刚开始不熟的时候,我觉得她是个特别高冷的人,后来发现,她只是在不熟的人面前高冷罢了。


跟银河见过三次,一次在阳朔,一次在长沙,一次在上海,成功从普通网友到现实亲友迈出了一大步。


我很喜欢跟她聊天,不管是瞎几把扯淡,还是正经说事。现在大家都不玩游戏了,不过日常还是保持着联系,互相吐槽一下生活压力什么的。


挺好。


也希望一直都这么好下去。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11)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外面下好大的雪,突然就想起来,进假大空的第一年冬天。


水产品那一年捡到一只猫,是个白手套的黑猫警长,挺可爱的。


好像是我们吵吵嚷嚷着要看猫,要看水产品,于是假大空帮会群里开始时不时发起了群视频,还会玩你画我猜。


不过现在想想还是太年轻了,没事露什么脸啊!对面是人是狗还分不清呢,就把自己暴露得彻底。露脸就算了,还交换常用微博,这就真的很智障了。


炮太其实长得挺可爱的,脸很圆眼睛很大,有我特别羡慕的大双眼皮,看上去就很小姑娘,就是衣品堪忧,认识很多年一直走的淘宝爆款路线,白瞎了那张脸。但是平心而论,要说炮太丑,那我可是要喷人的。


当年视频的时候,炮太出过镜,我出过镜,后面跟我们撕逼的妹子然然也出过镜。


大约是炮太平时说话就耿直,而我一直卖的是可爱人设,当然不要脸的说一句我本人就是可爱本爱,所以后来跟然然撕破脸的时候,然然对炮太进行人身攻击了。


年轻气盛啊,总是很难平静地面对别人放的狗屁。


女人认真起来个个都是福尔摩斯,这句话也不是假的。


炮太被喷后,然然也被扒得灰都不剩,当时我们手里拿着的黑历史要多少有多少,炮太还怒写一篇818,我跟井哥把时间线给整好给了炮太,奈何炮太大概气愤难当没有发挥应有的水平,那篇818也没掀起什么水花。


不过我不是鼓励大家遇到不平去写818,说到底,818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人家转个服改个名又是一条好汉,反而自己浪费了时间精力,因为就算8完,不见得心底那口气就能消了。


说起跟然然撕逼这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什么玩意儿!


赛季末PVP是没啥事情干的,该刷的名剑币也刷完了,该有的战阶也拿到了,该换的装备也换完了,只能找点娱乐活动。野外打架是一项,但一天天的哪来那么多架可以干的,于是我们开始打起了副本的主意。不是对PVE感兴趣,而是对副本产出的外观感兴趣。



正好时时当时跟泽泽情缘了,转到了假大空,她一个万年PVE,开个大明宫团完全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开始固定每周打这个本。


PVP打副本,别的都好说,但是在六道傀儡那里,真的很令人绝望。团长说“向前走”的时候,PVPER都会忍不住条件反射蹑云出去,近在咫尺的金线说撞就撞不带犹豫的。但大家都不是傻子,折腾了一两次都学乖了,后来打得还算顺利。


然然刚过完考试月,一回来正好撞见我们在大明宫里欢快地玩耍,大约是感到了被冷落,直接在YY里发飙了。


“我们是PVP帮会,你们整天打副本?”


“我说话没人理是吧?!”



天可怜见的,一周七天,六天打架,一天打本,怎么就是整天了?!我们真的冤啊!


如果只是帮会内部矛盾还好说,可然然二话不说加了时时的仇杀,还是带着她的小姐妹,当时帮猪的情缘、隔壁PVP大帮某村花一起上,这就很过分了!


你对我们不满,OK;但是你加我们朋友仇杀,不行。


事态愈演愈烈,等水产品知道的时候,已经不能收拾了。


在整个事件里,我们不能算完全无辜的,毕竟然然说的PVP帮会“沉迷打本”不太好也的确说得过去,但不管怎么说,我至始至终觉得,这只是一个小孩子在刷存在感。


事情最后以然然跟我们彻底反目成仇、投奔某村花亲友告终。


这算是我在剑三里面经历的第一个能上818的屁事。


现在回想起来,后来假大空分崩离析,水产品对我们的不满也早在这一刻已经埋下了种子。


不过我也没有后悔过,事情再重演一遍,我想我们都还会做一样的事情。我不主动挑事,但是别人挑事过来,我也不想看别人脸色行事,委曲求全。


都是给剑三上过供的玩家,谁也不比谁高贵,玩这一趟,图的是开心。现实里已经有太多不得不妥协的事情了,游戏里就还是随心所欲一点吧。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10)

昨天早上起床,美美问要不要搞一搞跨年活动,结果无人响应,最终大家过了十二点只是在群里发了发红包,许了新年愿望,好像有些冷清,不过我觉得很安宁。


美美是个有故事犀利的小姐姐。在假大空的时候其实交集不多,后来假大空崩盘,我们一群人建了新帮会强迫症,才慢慢熟起来。我现在跟美美的日常交流活动,一般是听她吐槽奇葩,然后互相安利口红。前两天她还跟我说我俩都下过单的故宫那个口红打不开,等我明天拿到手了好好研究研究。


她的故事,我得整理一下,以后再说。


说到美美,顺便就想起了井哥和阿虫。其实美美和她们也不是什么很铁的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容易联想到,可能是因为美美跟井哥的喵姐都很漂亮,而阿虫是井哥的情缘。


假大空这个帮会很神奇,男管理负责打架斗殴,女管理负责打架斗殴和水群,美其名曰活跃氛围。看看,女管理还多了一门子工作呢,可最后啊,成也水群,败也水群。


井哥很健谈,什么话题都能聊。阿虫很臭美,常常夸自己帅裂苍穹。不过除此之外,她们也很能打。


井哥,一个沉迷田螺死不悔改的妹子,据点战场场不落,弩下无数亡魂。


假大空渐渐坐大,水产品自然对据点有了想法。


那个时期我因为忙着搞cp写同人文a了剑三,错过了假大空最辉煌的历程。虽然不玩游戏了,但因为还在帮会群里窥屏,所以大致发生了什么都知道。


炮太和井哥作为女管理,只要没什么特殊情况,据点战是每场必到,还得负责组织假大空的帮众一起去抢据点。假大空的人心空前团结,毕竟帮会要是能成为据点大帮,面子上还是很好看的。


大家凭着一腔热血,终于拿下来一个据点,当天据点战结束,穷三代的帮众们甚至掏出了烟花狠狠炸了一片。


我看着井哥在帮会贴吧发的纪念图,pvp的那点热血蠢蠢欲动。


没过多久,我又回归了。在游戏里打架斗殴,在群里叭叭叭浪得飞起,那时候没想到后面会惹上一身骚,也没想到最后跟井哥也形同陌路。


后话暂且不提,说说阿虫。


其实我对她不太了解,但是在剑三里遇见的唯一一个没本事撩妹还想脚踏几条船的蜈蚣精,是因为她认识的。


阿虫平时只有帮会集体活动比如说劫镖啊南屏干架啊截图留念啊这种时候会一起玩儿,平日里亲友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刚开90不久,出苍爹的那会,假大空已经散了,我们强迫症才建帮,阿虫放了个小号在强迫症,大号跟亲友去pve了。某天大约是阿虫打本出来,在黑龙被揍了,好友频道里喊了一嗓子,我们呼啦啦地就神行过去了。


对面红名不是太多,我们过去就看到阿虫别的亲友把人打得直哭,最厉害的,就蜈蚣精。他手法说不好,但版本苍云爹,职业肯定占了大便宜。因为有这一起打过一架的情谊,后来我们跟蜈蚣精也开始一起玩儿了。


直到,我们跟蜈蚣精打起了55。


剑三牛批就牛批在,哪怕某个人只是在游戏里保护了你,你就能自动脑补出一个英雄形象。苍爹作为版本爸爸,当英雄还是很便利的。


打55的时候陆蘅已经回来了,还做了我们强迫症的帮主,所以除了蜈蚣精,我,陆蘅,我们还拉上了炮太还有一个奶,这里我有些失忆,奶妈大概率应该是我现实亲友游戏徒弟银河。


苍爹,天策,冰心,鲸鱼,奶毒,这55完全是娱乐队配置了,不过本来也就是玩玩,输赢大家其实也没有很在意,更何况苍爹盾立无敌,战绩也不算难看,所以气氛很是和谐。


不过打着打着,就不对了。蜈蚣精怎么跟谁说话都那么暧昧呢?后来我们几个私底下一通气,哦哟,好家伙,还想着坐享齐人之福呢?!这出戏还没演完呢,因为我们加了QQ和微信,发现这货跟情缘奔现去了!有情缘还到处撩,牛批!


由此可见,玩个爹职业是多么重要!(并不是)


蜈蚣精的戏演着演着也就没什么看头了,这人轻飘飘的在我的剑三奇葩录留了一纸笔墨,然后就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9)

最近帮猪又在为妹子苦恼,作为从假大空出来并且还健在的亲友,帮猪也是一个奇人。


帮猪一开始不叫帮猪,刚入假大空的时候他玩的什么职业我都忘了,毫无存在感,后来他玩了个纯阳,留下无数传说。


假大空从亲友小帮朝着pvp大帮发展的时候,帮猪主动接过了收人大旗,开始在各大野外地图“拉皮条”。


前边提到过的阿泽,是帮猪现实里的竹马竹马。基三之所以是基三,原因不用多说了,而这两个人相处有多给里给气,本小姑娘简直没眼看。


日常帮会群里聊天,都是这样的:


“泽泽~”


“猪猪~”


“干嘛呀?”


“没事儿,我就叫叫你。”


一群单身狗差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暴躁隔着屏幕就想暴打这俩智障。


假大空的帮会群,以后会有很重要的戏份。


说回帮猪,喊了几个月的收人广告,也成功跟我们这些挂名管理混熟了。这孩子看着傻乎乎的,其实很有上进心。以前玩游戏的时候想当指挥,就去学了,指挥得说不上多成功,但是在我们的时代还是圈粉了无数迷妹;现在工作了想暴富,就一边努力一边做梦,企图买彩票中奖,包养我亲友群里为他追妹子绞尽脑汁操碎了心的“老父亲”“老母亲”。


不过在假大空人气高可算不得什么好事。在帮会大肆扩张的时候,水产品上线的时间日趋减少,带人跑商混战场浪野外这些pvp活动基本上都是管理在组织,按说假大空应该适当放权,但从他再忙也要坚持每周五开帮会管理会议来看,并非如此。


剑三真的是个代入感很强的游戏,多少卢瑟现实不如意,转头摇身一变就成了游戏里的大大。阵营指挥,大帮主,大团长……好像游戏里有了这些光环加身,自己就真的成了闪闪发光的人了。


水产品是我接触过的第一个拿着游戏里的鸡毛当令箭的人,其实挺具有普遍性。


而帮猪,作为后来混到阵营指挥的人,却是我见过的最沙雕的大大。


在帮猪还没改名叫帮猪之前,是假大空和本阵营的背锅侠。帮会散了,他的锅;据点战输了,他的锅;攻防输了,还是他的锅……剑三不是出了一个周边锅包么,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


当指挥心理素质必须高啊,但帮猪其实是一个挺多愁善感的人,当年贴吧骂他骂得凶的时候,他还不让我们去嘴炮,怕连累我们,自己各种委曲求全。


过分善良就是软弱。


帮猪看来是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不过没所谓了,我们后来建了自己的亲友帮以后,大家都渐渐A去现充了,感觉每一年我们都在酝酿集体面基,但成年人的世界,要集齐所有人,真的不太现实。所以即使我手握帮猪无数黑历史,依然没见过他本人。


抛开指挥身份不谈,帮猪真的是个不太好形容的人。



前边说了帮猪一开始并不叫帮猪,后来变成了帮猪完全是自作自受。


你们有看过每天在帮会群里嚷嚷“我是猪”的人吗?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帮猪流批起来,还敢说自己吃shi!



气纯转剑纯后,我们有一次在昆仑打架,对面一天策跑得飞快,我们在地图四散着离天策挺远,大家都准备放人一马,反正也追不上,结果就看到短腿帮猪一个蹑云出去了!


大哥,你晓不晓得你是个剑纯啊?你又晓不晓得对面是个上了马的天策啊?


晓得啊?那你还去追?!


“我吃屎!”


行吧,狠还是你狠!


诸如此类的蠢事太多,实在数不上来,我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有时候觉得这货真的好烦,但仔细想想又真拓麻可爱!


快过年了,希望帮猪能努力锻炼,争取100级的帮会领地杀猪活动杀的第一头猪,足够健壮,能给一整个亲友群都来一份爱的供养。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8)

假大空副帮主小美丽按照现在的标准妥妥的得叫他一声男神。


小美丽是一只黄鸡,不缺外观手法犀利声音正常的那种。


忘记是怎么熟起来的,后来已经熟到相约叽叽场的地步。小美丽可能也没想到,他带的不仅仅是水货,还是特别水的那种,就算他加他同样犀利的情缘阿羽都带不动。


我从一进去就开始被按在地板上摩擦,站着的时候剑破和江海就是我的全部输出。小美丽瞅着我们那战绩越看越不对劲,一检查我的奇穴,差点没厥过去。


“你的带你妹(玳弦急曲)呢?!”


“怎么从头到尾对面的选手脑袋上就一层急曲?”


“不是,你这奇穴别说打pvp了,就是打pve都没人要啊!”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说着一杆大旗就插在我眼前。


同样是被哔哔,小美丽这种我还是愿意听的,毕竟他会一边揍我一边告诉我怎么避免挨揍。


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冰小心本人的鲜血洒满了长安城门口后,我终于也悟出了一些门道,不算白挨了那一顿顿的毒打。


后来我跟炮太还有另外一个小姐妹银河去打33,也能打上1800了(骄傲脸)!要知道,当年蠢咩打个1200我都觉得可厉害了!


小美丽功不可没。


提起小美丽,他情缘阿羽也是个很流批的妹子,不过现在已经是他媳妇儿了。小美丽作为一个啥也不缺的pvp大帮会副帮主,身边的莺莺燕燕可不会少,但自从跟阿羽在一起后,眼瞧着老实了不少,再也没见过野花找上门来。阿羽人挺温柔,当初出国玩儿甚至还没忘记给我们这些一起在游戏里耍得还不错的亲友买了小礼物,我还记得一个通鼻子的小玩意,外表看是个超可爱的小鸭子,一打开,我真是从脚指头清醒到了天灵盖。


前两天翻截图相册,看到我们在浩气盟栖霞幻境的截图,很是感慨。第一次去看浩气盟著名景点彩虹,就是小美丽带的路。


小美丽,我,炮太,后面会出场的楼楼和阿泽,五个人,半夜三更,趁着浩气盟只有NPC的时候潜进去观光。楼楼是个炮姐,校服很帅,阿泽是个道长,校服也很帅,小美丽是只鸡,香蕉鸡的帅度是公认的。只有我和炮太,穿着435赛季土不拉几的阵营外观,一起拉低截图的整体颜值。


那时候我跟炮太刚拿到500人斩的给的小玩意,其他人都是老玩家了,于是我们搞起了乐队。敲锣打鼓吹啦弹唱,欢庆绿水敲得震天响,要是NPC有灵魂,恐怕得掀翻小凉亭的瓦片。


说真的,当年我的截图水平狗都嫌,不过现在看看,也还蛮开心的。


没过多久,假大空发展蒸蒸日上的时候,小美丽跟阿羽急流勇退A了。奔现结婚生娃一条龙,现充得彻底。跟我们的联系也渐渐淡了,现在已经变成了躺列的关系。


要说假大空还有一些美好的回忆,小美丽得配拥有姓名。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7)

我现实里是个性格还比较软的人,倒不是因为软弱,主要还是懒惰,不愿意跟人起冲突然后平白浪费口舌,所以有时候过得还挺憋屈的。尤其是碰到凡事爱较真的人,可能仅仅就是一句话说得不够严谨,就要被“教育”,但是为了维持人与人之间脆弱的关系,我愿意承认我那根本称不上“错误”的错误。


所以我很喜欢剑三pvp的世界。喜欢谁,可以看看背包里的钱买几个橙子给她炸着玩;不喜欢谁,野外地图红名直接怼,绿名加个仇杀怼,都很方便。不用在意今天翻了脸会不会现实相处尴尬,毕竟电脑一关谁也不认识谁。


“红名就是怪”这句话大家都听过,不评价它的对错,只是单纯地觉得“不服就干”的人生很快意。


我的秀秀小时候没有pvp装备,也被人当软柿子捏过。默默加了仇杀。长大后,我也捏过软柿子,被别人加仇杀。


游戏设定如此,这也是一种玩法。


不过我特别讨厌白字哔哔的人。打得过人的时候白字别人“废物”,自己躺尸的时候白字别人“司马”,在我眼里这种人才是顶配的欺软怕硬的辣鸡,怂得一批。


在我印象里,第一回打阵营战,好像就是白字引起的。


本来水产品只是带着假大空的人在白龙口劫镖。杀的红名多了,难免碰到几个嘴巴不干净的,偏偏还有浩气盟大帮会的管理,于是大旗一拉,普通的劫镖活动变成了上百人参与的大战。


现在回想起来,刚玩pvp时的自己真的很热血。那会儿我的冰心和炮太的鲸鱼刚刚起步,手法都水得很,仗着团里奶多,我俩也浪得飞起。杀进红名堆里取人首级还能安然返回己方阵地带来的成就感,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那一架打得特别爽,我也真切地体会到了pvp的乐趣。


手里的人头数蹭蹭地往上涨,YY里除了水产品和副帮小美丽指挥的声音,还夹杂着各人耳麦里传出的“杀一下”“再杀一下”的声音,以及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此起彼伏,比开歌会还热闹。


打到后来我甚至已经懒得看技能,完全秉承“哪个亮了按哪个”的原则,装备红了无数次,仍然不知疲倦。打到凌晨两三点,我仅存的理智提醒我早上还要爬起来上班,只能恋恋不舍地下线。


后来听炮太说,我走了以后这场大战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想想当年玩游戏那个劲儿,再看看现在嫌弃天气太冷宁愿缩在被窝里码字都不想开电脑耍古剑三的自己,人啊,不知不觉就服老了。


上一段都是瞎扯淡,我今年其实才刚满16岁。


话说回来,刚进假大空的时候觉得水产品这帮主还不错,愿意组织活动也肯带小号玩,炮太的蝈蝈师父也挺好,除了声音有点难听。


后来嘛,我跟炮太觉得,我俩对假大空的一片真心全盘喂狗了。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6)

说说我的第一任情缘。


是个丐萝,就叫他呱呱吧。


偏个题,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人有毒,除了陆蘅以外,我的历任情缘主玩的体型都是萝莉,我要是不A,说不定有朝一日我能集齐全门派萝莉呢!


刚开丐帮的时候,我对这个门派简直是恨之入骨。我,冰小心,在丐帮手下挨过的揍流过的血可能能染红扬州护城河!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心理阴影面积比后来苍云粑粑的盾立反伤还大。


我恨啊!


不过帮会里的丐帮我还挺喜欢的,毕竟等他们揍红名揍到快死的时候说不定我能补个刀。


呱呱跟我求情缘我至今觉得是个魔幻故事。


有一次水产品组织帮会pvx活动,具体内容我记不大清了,只记得活动结束后,水产品给大家发了工资,并且说明了有情缘的翻倍。


众所周知,pvp穷三代啊,穷逼如我,为了那几千金,决定出卖我的冰小心。


于是呱呱找上门来。


我说:“我就是玩玩的,名义情缘实则亲友,不奔现不涉三。”


呱呱说:“没关系。”


我俩就狼狈为奸了。


情缘以后跟情缘前基本上没什么区别,我跟炮太一起玩的时间远超跟呱呱单独相处的时间。但是我也渐渐感觉到,呱呱想要参与到我的生活来。


我这个人领地意识还挺重的,呱呱在我眼里只是一个有一点点特殊的亲友,所以在说好不涉三的情况下,他开始表现出要参与我的现实生活来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死情缘。


这么一想我还挺绝情的,对没那么喜欢的人真的特别残忍。


很久之后我跟呱呱见了一面,虽然很对不起他,但是我依旧要说,我感谢当年自己的不心软。


我不喜欢因为不自信而在外貌上撒谎的人。哪怕我是颜狗,这也不是骗我的理由。


说到呱呱,我想起了刚进假大空的时候经常一起玩的军萝芋头。


我就说我是招萝莉体质。


我跟炮太、芋头为了刷荻魂套,基本上每天都去荻花后山溜达一圈。芋头这人不作的时候还挺好的,作起来比我还厉害。忘记了因为什么事情,我说话口没遮拦就把他给得罪了,偏偏他又不说自己为啥不高兴,还把好友给删了,我懒得猜来猜去,于是日渐疏远。


直到我跟呱呱情缘后大概两个月,他突然把我加回来,问我:“现在追你还有没有机会?”


早特么干嘛去了?!虽然早先问我同样的话我也会拒绝,但是现在问,兄弟你这挖墙脚就不太厚道了吧?!


我长这么大,芋头这样的男人遇到过两个,现在他们都只能安静地躺在黑名单里。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5)

炮太的炮萝号拜了一个叫蝈蝈的天策做师父,然后顺理成章地进了蝈蝈所在的pvp帮会,就叫这个帮会假大空吧。我为了远离pve、摆脱手残、走上pvp的康庄大道,也随炮太进了假大空。


我一门心思想做一个上进的秀秀,那个版本的冰心跟现在的雷电法王相比还有点差距,但是一抬腿也是能踢死人的,于是我就拜了个想收徒弟的秀姐芊芊做师父。


当时我还不知道,我这个名义上的师父是个妙人。


芊芊是假大空的帮主夫人。自从拜了师以后,我见到芊芊的时候屈指可数,教手法是不可能教手法的,毕竟她太神出鬼没。不过也没所谓,当年还活泼开朗不自闭的我,很快就跟假大空的人混熟了,并且与炮太双双变成了假大空的YY频道接待管理。


讲道理,当年被接待过现在还没跟我们死亲友的那几个选手,我是佩服的。剑三的男神音、女神音太多了,我的声音比较尖细,硬要形容的话就是炸毛萝莉,听上去就很咋咋呼呼的那种,一口塑料普通话说得贼溜;炮太作为一个普通话发源地居民,说话倒是字正腔圆,个别词组会有一点点口音,奈何也只是个普通女声,既不御姐也不少女更不萝莉。就听我俩念那一大摞的接待语录,我想了想我自己可能会选择死亡。


假大空的帮主水产品一心想把帮会做大,那时候好像帮会的活跃分子都有一腔热血,于是马嵬驿的地图上留下了无数假大空扫图和收人的广告。


假大空怎么发展壮大的暂且不提,不过我对芊芊的认识经由某次扫图活动被彻底刷新。芊芊虽然是水产品的情缘,但存在感太低了,平日帮会活动十有八九不在场。在场的那一次,出事了。


马嵬驿扫图假大空拼拼凑凑能整出一个团来,其中还有几个奶妈。起初dps都在疯狂比拼人头数,渐渐的事情就不太对了。我看到芊芊变成了红名,帮会YY里传出一个奶妈妹子顾语愤怒的声音:“草,有病啊!加我仇杀干嘛?!”


没错,芊芊加了顾语仇杀。


我们都被芊芊这一波令人智熄的操作给惊呆了。平心而论,顾语跟我的私交还行,比跟芊芊的关系来得更亲近一些,在那种情况下自然而然地偏向了顾语,对芊芊的行为十分不理解。水产品匆匆忙忙带着芊芊下跳到小房间,我们则在大厅里安慰顾语。


其实这事儿直到现在我还觉得发生地不明不白,但是据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来看,水产品一定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后续嘛,芊芊退了假大空,跟水产品死了情缘,顾语在开90级没多久也离开了。


这么俗套的故事,只是我在假大空里经历的一小段插曲。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4)

其实小白时期也不全是这种不愉快的回忆。


陆蘅还在点卡服的时候,找了她的亲友带我一起日常。不过我这狗比记性,只记住了印象最深刻的两个人,一个是槑槑,一个是蠢咩。


槑槑直到现在还待在我的亲友群里,说到她我的钱包有点痛。我跟槑槑是在我已经A得差不多的时候才熟起来的,然后经过她长期的安利,我一jio踩进了破产三姐妹里的Lolita坑。


蠢咩很久没有见过了,我还记得他,是因为他是我的第一任师娘,不大正经的那种。


槑槑一直说,跟我一起打的大战唐门密室简直惨绝人寰。现在想想,十分在理。


我,一个不会跳山山的咩萝,去柳惊涛的路上就开始死去活来。可能就是那会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我直到90后期,才能毫无障碍地去刷密室。好不容易过了柳惊涛,我开始在去机关骰子的路上重复老一路上的人间惨剧。造孽哟,才出泥沼又入火坑,我要是我的咩萝,我就现场表演自绝经脉,谁操作都不打了!到了汉唐,没有输出不会躲技能的我,终于可以好好的躺尸等着队友打完了!


感谢槑槑,没有送我上818,818那个打唐门密室花了我大半个小时的咩萝!


说起来,槑槑的ID当时看着就觉得好亲切,是我喜欢的一个漫画角色身上的一件物品。啧,人生何处无死宅啊!


认识蠢咩的时候,他还是个初中生,在给一个妹子老老实实当备胎,jjc打不上1200还要遭白眼。陆蘅看不过去,于是蠢咩强行成为了我的师娘。真不知道他是脱离了苦海,还是又进了另一个火坑,毕竟带我大战这种苦差事,不是人人能做的。


这回我们打的仙踪林。比起无量宫和唐门密室,这个本太友好了!友好到我差点哭出声!


但是,我本来就没什么好丢的脸再次丢光了。


蠢咩作为一个纯阳,负担起了指导的重担。


“无脑拍两仪四象啊!”


“躲开boss技能啊!”


“攒豆豆啊!”


我:“???”


excuse me?豆豆?是啥?


我一脸懵逼。


“你看你头像血蓝条下面,是不是有几个点?”


我:“啊???”


就这么懵逼着打完了全程,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场大战我光荣的DPS数据,900。


似乎已经看到了蠢咩感到本门没救的绝望。


万幸的是,当时槑槑和蠢咩都没有因为我呆卡萌不再跟我一起玩。


不幸的是,我长大后蠢咩不仅不跟我玩了,甚至我都很久没看到他出现了。


以前有人离开,我会想,是不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现在看开了。我们的精力只有那么多,只能分给有限的人,所以我谢谢他们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然后带着对他们的祝福跟一直留在身边的人继续走下去。

我有一亩三分地,种些零碎回忆(3)

因为无量宫跳山山那场引起生理和心理不适的大战,我玻璃心了。


反正陆蘅也转服了,她亲手带大的这个菜比咩萝,就先放置吧。


我不会梯云纵,我特么还不会鸟翔碧空了?!


于是我去玩个个炮萝。


请允许我隆重介绍一下我的另一个亲友,炮太。炮太玩的不是炮太,最初是一个ID特别渣的炮哥,后来变性成了ID特别甜炮萝。剑三刚出捏脸系统的时候,大家都兴致勃勃地捏脸玩,炮太也一样。捏了半宿,炮太给我们展示了她的成果,一个眼睛红彤彤还带个白色贴花的脸。她就是想要个帅气的暗黑小萝莉,奈何成为了游戏里的炮太先驱。直到后来我们都A得差不多了,这货才给她的炮萝换了个正常萝莉脸。


炮太比我晚一点点玩剑三,我去练炮萝小号的时候,就跟她的炮哥一起升级,不过时间也不大对得上,好在我俩还是跌跌撞撞地满级了。


炮萝可以拉出去溜达的时候,时时他们也去了陆蘅当时的服务器玩,在点卡区的时间少了很多,我也乐得少了人念叨我水,就自己玩儿。鸟翔是真好用啊,虽然我依旧没有什么DPS,但是跳山山再也不是什么难题了。


可惜炮萝号也没有玩起来。这个号基本上是没有师父带的状态,我也不怎么玩贴吧,不像门派里沉迷数据研究和打木桩的同门,基本上是炮太学会了一点什么再告诉我,我依葫芦画瓢,不伦不类。后来跟着炮太升级时候认识的亲友打了几回版本末期已经随便过的25人本,即使用上了田螺宏,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一直在拖队友后腿。


时时还是偶尔回本服来看看,但是我跟炮太两个小白的手法在她眼里依然是渣。最难受的是,哪怕我们进步得不太明显,但终究还是在进步的,花了时间却仍旧被冷嘲热讽,实在说不上是什么好的体验。


那段时间,还围绕着他们那一堆转服的亲友发生了很多争吵。具体的缘由我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时时几次三番退群,我夹在中间两边不是人,劝来劝去没人听。说真的,我也有点佩服我的耐心,要是换到现在,爱走走老子不伺候了,谁还不是小公举了?!


折腾得筋疲力尽后,我一怒之下自己建了亲友群,重点申明,来了咱们就是亲友,要走也绝不强留。还好,现在这个群还在。不过时时还是走了,这是后话。



至于我的炮萝,罢辽,弃号,我得承认我是一个没有时间精力去研究唐门手法的手残。


决定放弃炮萝的时候,已经快开90级了,我想了半天,都说秀秀适合手残(没有说同门姐妹不好的意思),于是我去建了个秀萝小号。正好炮太也不想玩炮哥号了,就在我秀萝出生的同一天,我给她建了那个特别甜的炮萝。


从此以后,我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怎么可能?


我们只是一起经历了剑侠情缘没有三只有818的游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