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全职/双花】安抚炸毛的“前任”是一项技术活

一发完结。文笔一如既往的渣,请轻pia。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七轮,兴欣客场对义斩的赛事最终比分定格在了10:0。


看了整场的张佳乐很生气,后果……其实跟生气的程度不成正比。


毕竟霸图的人常年呆在韩文清那极具压迫感的气场里,张佳乐散发出来的怨念气势不足,效果削弱十分显著。


第一个发现张佳乐不在状态的是张新杰。作为一个以严谨著称的战术大师,张新杰在日常练习中对大家的要求甚至比队长更严格。


团队战术配合训练时,张佳乐的表现仍然当得起荣耀第一弹药专家的名头,但是不放过任何细节的张新杰,却从几个非常重要的战术衔接处,看出了张佳乐的犹豫。


是的,犹豫。


这当然不是因为张佳乐跟霸图的融合出了问题,经过一整个赛季的检验,无论是跟队友们的日常相处,还是在赛场上的配合,都十分和谐。


那么,只能是比较私人的原因了。


出于对队员及前辈的关心,张新杰在仔细考虑过后,还是在这天的训练结束时,把张佳乐单独留下来,进行友好交流。


“前辈今天有点心神不宁,是被什么事情困扰了吧?”张新杰率先开口,他并不觉得会得到对方的回答,只是看对方的神情,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也……说不上吧。只是看了兴欣对义斩的比赛,想起了一些往事。抱歉,让你担心了。”张佳乐的坦白出乎意料。


虽然只是简短的两句,但是联想到义斩的某个人,对话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张新杰可没有追根究底的爱好,只是推了推眼镜道:“我相信前辈能处理好。当然,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管说。”


“恩,我想请两天假,麻烦你帮我跟老韩说一声。”张佳乐也不客气。


“好的。”张新杰点了点头。


 


出了训练室,张佳乐去宿舍取了手机钱包和证件,马不停蹄地赶往机场。


他要见孙哲平,一秒也等不了。


第九赛季时,在网游里浅花迷人与再睡一夏相遇。即使已经不是当初携手并肩在联盟中开疆拓土的账号,但是繁花血景依然在场上绽放,然后陨落。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的射杀干净吧!”孙哲平说。


当时张佳乐没有想太多,只是听从了自己的心意,承担起身为霸图队员的一份责任。


后来,孙哲平加入兴欣战队打了半个赛季的挑战赛;再后来,孙哲平加入义斩战队。


而这些消息,张佳乐竟然只能通过报纸、新闻甚至是联盟里其他人的口中获得。


孙哲平是果决的,张佳乐向来都知道。


第五赛季时,因为手伤黯然退役,孙哲平走得干干脆脆,除了一张账号卡,什么都没留下,包括日后的联系方式。


这样突然而疯狂的诀别,让张佳乐没有时间去想其他,只能独自肩负起属于两个人的责任,不停地向前,仿佛不知疲倦。但是绷得太紧的神经,终于还是到了临界点,他转会去了霸图。


然后,与孙哲平重逢。


然后,看到孙哲平再次回到那片赛场。


以前那些还来不及细想便被压制下去的念头,终于在此时决堤,潮涌而来。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的射杀干净吧!”


说出这句话的孙哲平,是否在他的心里,连张佳乐这个名字,也是不能存在的杂念呢?


不甘疯狂地滋长着,哪怕面对再强大的对手都没有惧怕过的张佳乐,却觉得自己无法战胜这种情绪。


他需要一个答案。


一个孙哲平亲口说出来的答案。


繁花血景席卷全联盟的时候,不少人开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玩笑,不过也仅仅是说着玩而已。


没有人知道,双花其实是真真正正以情侣的身份存在过的,除了当事人双方。


赛场上的繁花血景已成绝唱,双花以最决然的姿态分道扬镳。


可是,张佳乐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分手”两个字。


孙哲平不是一个会站在原地等的人,尽管张佳乐十分清楚他的为人,却也免不了俗地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然而,也仅仅是幻想。


孙哲平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除了在网游中有过的那只言片语外,跟他再没有其他的接触。


“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张佳乐只是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对于突然闯入义斩的不速之客,楼冠宁只花了一秒钟确认他的身份,然后目瞪口呆:“张佳乐前辈,你……”


“请问孙哲平在吗?我找他。”张佳乐单刀直入地说明自己的来意。


“孙前辈今天回家了,要不然前辈你先在我们这住一晚,明天再说?”楼冠宁有些为难,跟张佳乐没怎么打过交道,也摸不准他到底是什么心思。


“不了,你应该留有他的住址吧?能麻烦你给我一下吗?”张佳乐来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些问题。


“好吧。”楼冠宁也不是磨叽的人,当下找出了孙哲平的地址问了张佳乐的手机号发过去,“如果有什么问题,前辈千万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谢谢。”


孙哲平住的地方离义斩战队挺远的,在郊区,是一独栋别墅。


张佳乐一边暗骂该死的土豪,一边气喘吁吁地在门前停下,按铃。


“张佳乐?”大半夜的看着自家门前站着个大活人其实还是挺惊悚的,但孙哲平是谁?看清来人后,直接抓着张佳乐的胳膊给拎进房门里。


“孙哲平你给老子放手!”看着孙哲平一脸的淡定,张佳乐甩开他直接炸毛了。


“你他妈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跟你没完!你手伤退役,一声不响地离开百花,我知道你是为了战队的未来考虑,我心里再堵得慌也没办法恨你。现在你回来了,重新站在了荣耀的赛场上,我也为你高兴。但这仅仅是我,出于对荣耀同样热爱的你的尊重。可是作为曾经的恋人,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呢?!你走,从头到尾都欠我一句分手;你回来,连一句好久不见也没有。我知道,可能对你来说,我的存在也就如同繁花血景,曾经绚烂过,却终究无法长久。当初你给了我一个开始,那为什么,到最后却要吝啬一声结束?”


“张佳乐……”孙哲平神情有些触动。


“你听我说完。其实你走了以后,我还是会想我们的未来。我想过,你的手伤痊愈我还是能等到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重新站在一起书写传奇;我也想过,即使你的手好不了,但等到我退役的那一天,你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赛场下见。但是唯独没想过,会有一天,你所有的消息我都要从别人那里得知,我跟你会生疏至此。”张佳乐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眼泪却死活不肯掉下来,“说实话,我觉得挺憋屈的。我曾经以为,我是最懂你的人,但事实上看来,可能我完全不了解你。其实我来只是想听你亲口说‘我们分手吧’,说完之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累了,不想再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活下去……”


“张佳乐。”孙哲平心中微叹,伸手抱住抑制不住颤抖的张佳乐,“你想要的那几个字我不能给你。我,不会跟你分手。”


“哈?!”张佳乐推了推孙哲平,纹丝不动。


“我,不会跟你分手。”孙哲平再次重复。


没给张佳乐说话的机会,孙哲平直接堵住了他的嘴,简单粗暴。


张佳乐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身体的记忆却没那么容易遗忘。多年前熟悉的感觉回归,孙哲平的节奏霸道狂放,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他避无可避,唇舌辗转痴缠,在攻城略地般的快感里,只能选择沉沦。


“你大爷的!”一吻完毕,张佳乐喘着粗气骂道。


“进了我孙家的门,就是我孙家的人了,”孙哲平淡定,“我大爷就是你大爷!”


“……所以我们这叫旧情复燃?”耍嘴皮子不利索的张佳乐,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炸毛炸得飞起的人是谁,不耻下问。


“从来没有熄过火哪来的旧情?我们这叫,地久天长。”孙哲平接过话,“继续?”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