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全职/韩叶】心花怒放

剑三paro,一发完结。

写之前随便说两句吧。

想想lo主也是玩剑三玩了三年多的人,可惜一个好游戏现在已经变成了买买买,不想讨厌这个曾经喜欢过的游戏,到开长歌果断不玩滚了。剑三是第一次接触的网游,三年里也断断续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AFK过,但是因为亲友们都在坚持所以一直A不干净。感谢GWW源源不断的充值活动,让我终于放弃了这个游戏。讲真还是特别舍不得亲友,但是删客户端的时候我一点犹豫都没有。缘分到了,就好好说再见,不是吗?真的好希望有朝一日有一款像“荣耀”一样的游戏,可以“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自从PVP日常变成了据点跑商后,劫镖的就越发猖狂了。

其中最令恶人头痛的,是突然冒出来的浩气帮会兴欣。

大家都知道,恶人最好劫镖的地点就是龙梦荒漠从过图点去飞沙关那个介于山壁与城墙之间的缝隙了。看好大部队路过,藏剑上去一个鹤归接风来吴山,大把的碎银啊哗啦哗啦掉一地,别提捡得有多爽!

不过兴欣的帮主可不是藏剑,是个叫“君莫笑”的天策。一开始的时候,君莫笑出现在龙门打出劫镖旗号的时候,笑掉了一群恶人大帮会的牙。

职业情怀就不说了,毕竟玩得溜的天策战斗力还是不能小觑的,但是骑着小桃红,一身赛季初装备的天策,唯一看得过去的装备就只有一把傲雪橙武火龙沥泉,就这说要劫镖?哎哟喂还真把自己当GWW的亲戚了,开挂开得飞起啊?

但是很快,恶人就坐不住了。

尤其是重灾区蓝雨、霸图、微草三大帮会,YY频道里哭诉着被兴欣打劫了的帮众络绎不绝,根本停不下来。身为帮会管理的春易老、游峰电和天南星一天到晚光顾着安抚帮众情绪去了,压根没有时间处理别的事务。

虽然彼此之间也是竞争关系,但是面对君莫笑,面对兴欣,面对目前跑商的恶劣形势,由春易老、游峰电和天南星三人牵头,联合恶人大大小小的帮会,准备同时对兴欣发起帮战大干一场。

结果自不用说,君莫笑除了手法犀利外,脑子也很好使。带着他帮会的主要战力沐雨橙风、海无量、寒烟柔、包子入侵、一寸灰、昧光几个人,在几个战争地图打游击。集中了大部队在龙门守株待兔的恶人们,只看到帮会里的击杀喊话没停过。

看着不断修改数据的帮战人头比,恶人管理们那个气啊!好不容易有小队人马在昆仑光圈点堵到还没来得及跑的包子入侵,付出了两个人头的代价把人给干掉,这截元丹还没喂下去呢,人家就回了营地。大轻功怎么也快不过直接死回去,于是这群人纷纷自绝经脉回营地,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包子早跑得没了踪影。

最终,恶人三大帮会对兴欣的打击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把人兴欣给血洗,反而以无颜见江东父老的巨大差距输掉了帮战。

当然,这么丢脸的事情三大帮会只希望不要传出去。

只是,天不尽如人意。

第二天服务器贴吧相关帖子如雨后春笋般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水】恶人大帮集体被爆菊,有人来818吗?

【求情缘】兴欣的帮主有情缘吗?求约!

【树洞】被装分低1500的天策吊打,这游戏的平衡还有救?

……

夹杂在这些帖子中,有一篇尤其醒目。

【招人帖】兴欣帮会,带你摇摆。

帖子里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话,只是放了一堆君莫笑的击杀截图。

本服有点名气的玩家,都是他的刀下亡魂。

PVP玩家多崇尚“不服就干”,兴欣这气质,实在是太合胃口。

招人帖一出,恶人各大帮会动荡不安,退帮转阵营的人多如过江之鲫,黑市商人忙得焦头烂额。一时之间,恶人大帮会的管理们都不知如何是好,想方设法地提高福利待遇却依旧无法阻止帮众源源不断地离开。

 

A了近三个月的霸图总会长大漠孤烟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萧条的景象。

问过暂管帮会事物的游峰电具体情况后,大漠孤烟大致猜出了君莫笑背后的人是谁。想了想,还是听从了二会会长石不转的建议,跟君莫笑约了一场万金战。

君莫笑倒也爽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不过这事谁也没有张扬出去,到了约战当天,两人在长安内城碰头,打过招呼后,一把大旗插在中间。

【近聊】大漠孤烟: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近聊】君莫笑: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藏剑对天策,两人你来我往,互有占上风的时刻,场面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虽然只是几百点血的差距,但是赢家永远都只有一个。

【近聊】君莫笑: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近聊】大漠孤烟:方才我喝了杯茶……

大漠孤烟也守信,这一把输了,立刻点君莫笑交易了一万金。

叮叮叮。

叶修看到聊天频道出现了大漠孤烟发来的消息。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叶秋?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哟,老韩,好久不见,你手有点生啊!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打你足够。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当你被吓怕了不敢出现!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那不能啊,哥风华正茂,还能再战三十年!倒是你,最近没怎么看到上线啊。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没时间。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哦,看来是在赚媳妇本啊。你找我要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啊,兴欣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呢。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嘉世呢?

叶修倒是看明白了他的弦外之音。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哎我说老韩,你今天很八卦呀!看在认识这么久的份上,我就给你点小道消息好了。其实我叫叶修,不叫叶秋。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

【大漠孤烟】悄悄地说:以后我帮会的人少碰,不然我找你真人PK!

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看心情。

最近游峰电的幸福指数直线上升。不知道为什么,兴欣劫镖小分队对霸气雄图的打击力度小了许多,如果他知道大漠孤烟和君莫笑之间的对话,一定会大跌眼镜。

叶秋——曾经的浩气第一大帮嘉世的帮主,本服最犀利的攻防指挥。在被嘉世高管爆出“黑历史”之后,一夜之间销声匿迹,连一直以来使用的双橙武藏剑号一叶之秋也易主。

当初一叶之秋的818爆炸似的在贴吧传播时,韩文清其实一个字也没信。大帮会之间的水太深,各方利益牵扯太大,嘉世跟叶秋,或者现在应该改口叫叶修,存在的问题连他一个外人都看得分明。

只不过,当事人选择了不辩解,韩文清自然也没那个兴趣凑热闹。只是从剑三开始运营就一直在的对手,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未免有些遗憾。与此同时,某种陌生的情绪也渐渐滋长。

没想到,时隔半年后,君莫笑会以这样强势的姿态卷土重来。

挺好的,韩文清心想。

可能是上次约架后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叶修最近找韩文清找得相当的频繁。

韩文清抱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对叶修是有求必应。即使,两个大老爷们看风景逛地图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很显然,习惯是很可怕的。不知不觉中,连这种不符合风格的事情韩文清也能十分坦然的接受了。

90级新地图苍云,着实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君莫笑换上了一匹双骑绿螭骢,邀请大漠孤烟上马。那画面太美,韩文清自己都有点不想看。

绕着映雪湖转了一圈,君莫笑突然下马,大轻功甩到湖中央的一小块空地上。

【团队】【君莫笑】:老韩,过来。

大漠孤烟刚在君莫笑旁边落下,“啪”一个海誓山盟就脚边炸开了。

江湖快马飞报!“君莫笑”侠士在苍云对“大漠孤烟”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君莫笑”对“大漠孤烟”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苍云共同见证“君莫笑”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顿时世界频道一片哗然。

不过当事人表现却十分平静。

【团队】【大漠孤烟】:什么意思?

【团队】【君莫笑】:快过期了,随便找个人放掉,别多想。

【团队】【大漠孤烟】:哦。

又过了一会儿。

江湖快马飞报!“大漠孤烟”侠士在苍云对“君莫笑”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大漠孤烟”对“君莫笑”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团队】【君莫笑】:老韩啊,你变坏了!

【团队】【大漠孤烟】:我这个也快过期了。

【团队】【君莫笑】:……

不管在本服务器造成了多么大的轰动,烟花彻底消失后,韩文清和叶修又切换成了正常的相处模式,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但是韩文清清醒地意识到,某种感情也已经彻底完成了质变。

又是一次说走就走的看风景,大漠孤烟和君莫笑双双跳上了浩气盟栖霞幻境半山腰的小凉亭。

彩虹真的非常漂亮。

大漠孤烟与君莫笑之间的【心不释手】也非常漂亮。

【团队】【君莫笑】:干啥?

【团队】【大漠孤烟】:媳妇本够了,先放点烟花做聘礼。

然后,啪啪啪啪,真橙之心、海誓山盟、执子之手、无间长情……一股脑地在君莫笑的脚下绽开。

叶修好像听到了心花怒放的声音。

【团队】【君莫笑】:你这算是表白?

【团队】【大漠孤烟】:当然,你的回答呢?

【团队】【君莫笑】:看来我要多找霸图的茬,好给你一个找我真人PK的理由啊!

 

——end——

为什么我永远都是虎头蛇尾?!

Why?

没有叶神的心路历程一定是被我自己吃掉了!

翻了下以前的截图,烟花还挺好看的。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