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双花/ABO】房客 2

2

同居第一天,睡眠质量向来不错的孙哲平瞪着眼睛看了一晚的天花板,让他失眠的罪魁祸首在隔壁毫无自觉。

说起来也怪不得张佳乐,像画手和作家这两种生物作息紊乱昼夜颠倒简直是常态,而生物钟特别正常的孙哲平倒像是个异类。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要知道,房间的隔音其实还是不错的,就画画那点动静绝不可能让隔壁的人睡不着。可天知道张佳乐到底是属什么的,整个晚上房间里都充斥着“卡兹卡兹——”的声音,跟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混合在一起,那酸爽听得孙哲平压根疼,对,咬牙切齿太用力给整的。

窗外的黑暗渐渐褪去,隔壁终于消停了。

不多一会儿,孙哲平又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然后就是开门的声音。

横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孙哲平决定找张佳乐聊聊人生。

不说建国之后不准成精吗?这只巨大的仓鼠精到底是怎么回事!孙哲平一脸懵逼地看着穿着小埋同款睡衣的张佳乐一副魂游天外的表情地走了过去打开冰箱门,拿了两瓶养乐多吭哧吭哧喝完,又原路返回。

“张佳乐——”孙哲平叫他。

“大孙早,晚安。”说完“砰——”的一声门又关上了。

孙哲平:“……”

这只仓鼠精有点屌,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连昵称都给他取好了。等等,他本来是要干啥来着?槽点太多把正事给忘了!愣了一会,隔壁房间再也没有任何响动传出,孙哲平无奈只得回去躺平,希望能好好睡个回笼觉。

于是,两人再次见面是在下午三点后。

看到孙哲平黑得跟锅底似的脸色,张佳乐大吃一惊:“你这是被妖怪吸干了精气吗?为什么这样憔悴?”

虽然好A不跟O斗,但是孙哲平真的很想按着张佳乐揍一顿!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哎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你饿了没?我叫个外卖,我记得你是B市人应该不大能吃辣吧?那就点一个麻婆豆腐一个宜良烧鸭再来个黄蚂蚁蛋,汤的话就卵石鲜鱼汤吧。”没等孙哲平开口呢,张佳乐飞快地在APP上点好了单,然后屁颠屁颠回到房间拿了一叠纸出来,巴巴地到孙哲平边上坐下,“落花大大,给看看呗,最近瓶颈期总感觉画出来的东西哪里不对。”

一听是工作相关的事情,孙哲平也顾不得吐槽了,接过那叠打印稿看得十分认真。画风依然是张佳乐特有的风格,不过如他所说,确实存在问题。

“这个地方的分镜要改,作为一个承前启后的画面,处理不够连贯,该交代的没有交代清楚。最好是增加补充说明的画面,然后这两处的顺序调换。不过这么处理的话工程量很大,太费时间,你可以考虑就在在这个地方后面补充一个画面,也能说得通。”孙哲平说道,把稿子递了回去。

张佳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只觉得对方说得十分在理。划拉了一下手机看看日期,一咬牙:“截稿日还有四天,赶一赶应该还来得及,我重新画过。”作为亲爹,张佳乐对自己的作品其实也是有洁癖的,不完美的画稿交出去,太不负责。

孙哲平一瞬间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若有所思地看过去。

张佳乐正低着头,神情认真,手指在孙哲平挑出来的那幅画面上比划着,口中念念有词。随意扎起的半长头发松松散散搭在肩上,几缕发丝顺着脸颊滑过下颌垂到稿纸上。

这么一看张佳乐还挺可爱?孙哲平想着,嘴角也不自觉上扬。回过神来,却发现不太妙,为什么总是被他带跑节奏?

“张佳乐。”记起睡眠问题的孙哲平叫道。

“啥?”抬眼看见对方一脸严肃,张佳乐差点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要挨训,不由自主地挪了挪屁股,企图远离他。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孙哲平重复了他之前的那句话。

“对啊,所以为什么外卖这么久还没来?我要报警了!”张佳乐不明就里,愣了一下,恍然大悟,敢情是饿了啊。

“我们来谈谈你的作息问题。”孙哲平继续说道。

“这家以后可以负分滚出了!诶?我的作息问题?我挺正常的呀,每天都保证了八小时的睡眠时间哦。”张佳乐很自豪的说。

孙哲平一想,早上六点到下午三点,恩确实够八个小时了,可他的手怎么又特别痒特别想揍人了呢?

“你属蝙蝠的啊?昼伏夜出的。膨化食品是不是都鸡肉味嘎嘣脆啊?一晚上就没听你停过嘴。”孙哲平毫不留情。

“已经习惯了啊,再说半夜赶稿不吃东西我饿。”张佳乐理直气壮,自从干了现在这行之后,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灵感来得特别汹涌,所以时间一长生物钟就调成了这副德性,他也不想的。

“从今天开始改过来,我不希望某天在报纸上看到我的合作对象猝死的新闻。”孙哲平说得斩钉截铁不容反驳。

张佳乐故意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孙哲平看,只可惜对方油盐不进,铁石心肠,绝不松口,只能垂头丧气地答应了。至于为什么要听这个才认识不到四十八小时的人的话,直到很久后他才想明白。

有些人,一旦出现在生命里,就会变成自己永远也无法拒绝的存在。

外卖像是掐着点送了过来。一看到好吃的,张佳乐立马两眼放光,全然忘记了刚才跟自己的房客签订了不平等条约这件事情,欢呼着把东西摆上桌,招呼了一声孙哲平便自己动手了。

张佳乐吃得不算的快,但筷子却没停过,嘴里塞满了食物,好好的一张瓜子脸硬生生被撑成了包子脸。看着他饕餮的吃相,孙哲平顿时也觉得饥肠辘辘,跟着两个人风卷残云般地把东西扫荡得干干净净。

放下碗筷,张佳乐满足地打了个嗝,慢条斯理地收拾好了餐桌,随即懒洋洋地躺倒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消食。

孙哲平抽了一张面纸,走到沙发边,弯腰,擦去张佳乐嘴角残留的红油,然后若无其事地在旁边坐下。

张佳乐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意识到的时候,脸不由自主地烫了起来。虽然对孙哲平暂时没有什么旖旎的想法,但是刚才,太暧昧了吧……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