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双花/ABO】房客 3

拖延症玩游戏玩了一下午,晚上打开文档准备开工的时候突然停电,我都准备躺下睡了,我十项全能的室友给供电局打了个电话然后把保险丝给捯饬好了……恩,接线员的声音很棒,简直要爱上了!

3

那个小插曲最终谁也没有放在心上。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佳乐忙着赶稿,孙哲平也开始构思新的脚本。

相安无事。

当然有了室友之后,张佳乐的生活还是发生了一些好的变化。比如说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必然会跟孙哲平一番唇枪舌战,然后最终败给对方的毒舌,只能放弃通宵赶稿的年头老老实实睡觉。比如说,外卖来家里的时日也逐渐减少。孙哲平看着挺凶猛的一人,做饭倒是挺有一手,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嘴都要被养叼了。

之前的截稿日好说歹说总算是赶上了,交完稿后张佳乐没舍得给自己放个短假,又开始马不停蹄地画下一话。连载了一年多的同名漫画《百花缭乱》故事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交稿的时候已经跟责编打过招呼,最后的两话会在下月中旬的截稿日一并交上,暂时不会有在杂志开新连载的打算,而是全心准备跟孙哲平合作的漫画。

孙哲平看着不是很忙,实际上构思脚本却是一件十分耗心力的事情。虽然脑中已经有了故事的初步轮廓,但是要如何完善,孙哲平却迟迟没有想法。

就在两人都朝着自己的规划大步前行时,突发事件却打乱了他们的步调。

张佳乐发烧了,还挺严重的。孙哲平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烧糊涂了。

啧,前边到底是谁说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OMEGA的体质真不是一般的弱。孙哲平一边吐槽一边手忙脚乱地照顾病人。

张佳乐烧得出了一身汗,刘海被打湿耷拉在额头上,脸颊上泛着病态的嫣红,孙哲平探手过去,灼热的鼻息喷在手背上,烫得有些惊人。孙哲平拿了湿毛巾搁在他额头上,然后翻箱倒柜地找药箱,一无所获。

“交稿……”

听到张佳乐的梦呓,孙哲平顿时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交稿呢!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眉头微微皱起,虽然还是不停地冒汗,嘴唇却有点干裂起皮。本来打算出门退烧药的孙哲平这一看不妙,直接把人打横抱起,下了楼打车直奔医院。

医生是个OMEGA,看过病情后给开了药,然后把孙哲平给叫到了办公室里。

“你是那位病人的ALPHA吗?病人身体没有大碍,发烧主要是由于过度疲劳引起的。你们某方面生活是不是太频繁了?这样对他的身体很不好。虽然AO结合是本能,但是也要有个度。”

“……”孙哲平刚想开口,医生又接着絮叨起来,“我不知道你们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标记,我只是建议,如果生理需求比较强烈的话,还是早日标记为好。哦对了如果之后怀孕生产,也可以直接来找我哦,我们喻院长可是本地最好的妇产科医生。”说着递给了孙哲平一张名片。

黄少天……孙哲平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道:“我只是他的室友,如果他以后有需要的话,我会把你介绍给他。”

“哦哦哦这样啊,没关系啦!室友什么的迟早会变成狗男男的!”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总之到时候找我就是啦!”

孙哲平觉得最近手痒的频率格外高。

好不容易摆脱了黄少天,孙哲平看了看时间,还是决定回家给张佳乐准备点病号餐。

不得不说,黄少天除了话多以外,还是个好医生的。

孙哲平带着热粥过来时,张佳乐已经醒了,跟黄少天正聊得热火朝天。

“啊大孙你来啦!还带了吃的?你对我太好了!”一看到孙哲平手里提着保温桶,张佳乐更精神了,也顾不得旁边叽叽喳喳的黄少天,瞬间化身好狗腿。

等看到保温桶里的东西后,张佳乐一张脸立刻垮了下来:“我都生病了你居然只让我喝白米粥!病号的人权呢?我不吃!”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还好孙哲平坚强,不然分分钟要被气哭。

“张佳乐你少作点,就你现在这样别想着大鱼大肉了,这两天吃清淡点,好得快。”黄少天在一旁插话,“哎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那个A啊,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啊!”

虽然是简单的白米粥,但是孙哲平也费了一番心思,张佳乐虽然嘴上说着不吃,可才刚动手就停不下来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孙哲平听到黄少天的话后脸又黑了一点。

呼哧呼哧地解决了白米粥,张佳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脸色不大好看的孙哲平看到他这个动作后,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我靠!大孙我在医院呆了多久了?完了完了,我稿子还没画完呢!”刚想眯一会儿眼,张佳乐突然记起了重要的事情。

“……”孙哲平无语地看着他,这货还有拼命三郎的潜质呢?病还没好利索还惦记着工作。

“你给我消停点,这两天好好养着,不准画。”孙哲平说。

“可是……”张佳乐撇撇嘴,他可没有拖稿的习惯,这次也不想破例。

“你草稿已经完成了是吧?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线稿我来处理,等你好了再上色。”即使只是短时间的相处,孙哲平也明白,张佳乐也就是看上去不太靠谱,事实上他做事还挺有原则的,让他延期交稿大约是不行了,只能另想它法。

张佳乐狐疑地看了孙哲平一眼,突然就笑了,眼神却极度认真:“好吧,既然落花大大主动请缨了,怎么说也得给你个面子,线稿就拜托了。”

坦白讲,张佳乐只看过孙哲平写的脚本,至于他的画技到底如何,并不曾了解。可正如孙哲平对他的观感一样,他对孙哲平的信任,在朝夕相处间已然建立起来。孙哲平绝对不是一个会夸口应承下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的,张佳乐对这一点抱着近乎迷信的相信。

孙哲平果然没有辜负张佳乐的信任。

看着完成度百分百的线稿,张佳乐震惊了:“大孙,你这么屌为什么不自己画画?这简直跟我自己做的线稿一毛一样啊,而且还比我快好多!”

“因为麻烦。”孙哲平随口道。

“啊大孙你怎么这么棒呢!你到底有什么不会的!我感觉我都要爱上你了,十项全能的A啊,谁嫁谁知道!”张佳乐压根没在意他的回答,还沉浸在惊叹中。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谁嫁谁知道么……孙哲平没说话,眼底深埋的情绪被点燃了,而张佳乐对此完全没有察觉。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