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双花/ABO】房客 7

Lo主自己特别受不了分离的戏码,私心不想写太多,就这样吧……

7

“荣耀杯”落幕,《繁花血景》铩羽而归,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只是输给《一叶之秋》,孙哲平和张佳乐虽然嘴上不服但心里却是服气的。

颁奖典礼散场后,两人在后台遇到叶秋。

“百花工作室不错,加油!不过现在就想赢我,你们还是年轻了点。”叶秋点了一根烟,说道。

“滚滚滚,你也就比我大一岁,别说得跟老前辈似的!”张佳乐竖起了中指。

“早出道一年也是前辈,乐乐你太没礼貌了啊。”叶秋笑着,“孙哲平你可看紧点这二货,别被其他的ALPHA拐跑了。”

“呸呸呸你能不能盼着我们点好啊!”张佳乐白眼都要翻天上了。

“他没下限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走了。”孙哲平揽过张佳乐的肩,挥了挥手,先一步离开。

回到K市只短暂地休息了几日,便开始了后面的工作。

两位本身就已经很有名气的作者,再加上这次《繁花血景》斩获“荣耀杯”最佳漫画银奖,百花工作室一时间名声大噪,不断有新人作者加入,规模逐渐扩大,孙哲平和张佳乐为此特意租了一整层写字楼当办公室,彻底结束了在家工作的生活。

身为百花唯一的OMEGA,张佳乐本来应该十分抢手的,无奈孙哲平早已宣示了主权,且新人们对前辈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除了工作时间时不时被这对强行投喂狗粮,工作室的气氛是相当融洽的。

《繁花血景》的连载依然火爆,而工作室也陆陆续续推出了别的作品,百花的运作也渐渐步入正轨,终于有了一个成熟的漫画工作室的样子。

办公室离张佳乐家不算远,步行二十分钟的距离,每晚下班后两人会牵着手慢慢走回去。张佳乐曾戏称跟孙哲平勾搭成奸不过大半年,这分分钟就切换成了老夫老夫模式有些不适应,然后当天回到家里孙哲平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还处在热恋期。

工作之余,两人也会聊些别的。

张佳乐说,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拿到“荣耀杯”的最佳漫画金奖。

张佳乐说,等什么时候《繁花血景》连载结束一定要给自己放个长假,然后跟孙哲平走遍漫画里提到的城市,吃遍各地美食。

张佳乐说,等年纪到了就把孙哲平领回家,让爹妈也看看这个很厉害的“儿媳”。

每当听张佳乐说的时候,孙哲平都是安静地听着,不时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因为憧憬着未来而似乎变得闪闪发光的张佳乐。

如果时光能够停滞,孙哲平想,就停在张佳乐努力描绘着未来的时刻就好了。

因为,那是属于他们共同拥有的时光。

他在,他也在。

只是分开却来得如此的迅疾而不动声色。

《繁花血景》连载的第四年,他们还是没能一起站在“荣耀杯”的顶端,可孙哲平却已经无法继续。

这一年刚开春,孙哲平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等工作暂告段落时抽空去了趟医院,出来时手里拿着沉重无比的检查报告。

孙哲平没有刻意去隐瞒什么,看到报告上“手部神经损伤”的字样时,张佳乐先慌了神。

“大孙你疼不疼?”抓过他的手,张佳乐看得十分仔细,外表倒是没什么异常的,但是摸到小鱼际肌时对方明显抖了一下。

一时间连空气都变得沉默。

过了一会儿。

“不会有事的,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肯定能治好。”张佳乐一字一句地说着,不知道到底是给孙哲平听的,还是给自己听。

“乐乐,你冷静一点。”孙哲平无奈。

张佳乐说:“我很冷静,真的。”

“你知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是明明一副六神无主的表情还非要表现得很镇定吗?”孙哲平把人拉进怀里,“我没事,不用担心。”

既然是孙哲平说的没事,那一定会没事的吧。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对生活造成的震荡表面上看几乎微不足道。

《繁花血景》的脚本其实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即使孙哲平无法执笔,也不影响漫画的继续连载。张佳乐每天完成自己的工作,回家便会遵照医嘱给孙哲平进行手部按摩。坚持了一段时间,孙哲平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

就在张佳乐觉得,他们会一起度过眼下的难关时,孙哲平消失了。

走得干干脆脆,甚至连曾经一起生活的痕迹都被抹掉。

张佳乐发了疯似的一遍一遍拨打已经变成空号的电话,耳边传来的只有令人绝望的系统提示音。叶秋、韩文清、喻文州、王杰希……他问每一个跟孙哲平有过交集的人,却一无所获。

大半个月后,张佳乐终于被迫接受孙哲平已经离开了的事实。

可生活还要继续。

张佳乐更加努力的工作,已经到了昼夜不分的境地。工作室的其他人看在眼里,却不知道该从何劝解。

这一年,他与他的《繁花血景》还是惜败于微草工作室王杰希主创的《灭绝星尘》。

而由于孙哲平的离开,《繁花血景》的连载走向了完结,那份摆在张佳乐书桌上的手稿终成绝响。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