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双花/ABO】房客 10(end)

10

干掉了两包薯片,张佳乐还是气鼓鼓的,越发看那条评论不顺眼,没忍住回复了一句:“漫画不仅仅是为读者服务的东西,也是作者抒发情绪的途径。如果连画画都要压抑自己的心情,那何苦还要画?”

等了十来分钟,再睡一夏没有回复,张佳乐突然就泄了气,跟一个网友较真的自己真是蠢爆了,随即关闭了微博页面继续工作。

孙哲平出去买了个水的功夫回来,看到微博小号多了一条评论,点开一看,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张佳乐从前就是个挺容易炸毛的人。离开百花时被骂得狗血淋头、马甲暴露时被冷嘲热讽也没见他反驳,孙哲平差点就以为他转性了,没想到只是错觉。

看了看缠着绷带的手,孙哲平虽然这几年到处寻访良医,但却没有彻底痊愈,无法进行高强度的手部工作,加盟义斩说不上无奈,却是目前来说最好的选择。有想写的故事可以写,考虑到他的个人情况老板对他并没有一定要交多少稿子的限制,而他最主要的工作已经从写脚本转为指导新人。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话。

当年孙哲平不辞而别后,一直都在关注张佳乐的动态。不管是百花缭乱还是浅花迷人,他都没有错过。看着张佳乐用小号画他们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他也一度想过不管不顾地回到他的身边,但是最终还是抛弃了这个想法。不是不敢面对张佳乐,而是不想成为张佳乐的负担。

刚被确诊“手部神经损伤”时,孙哲平其实特别暴躁,但没想到张佳乐更加暴躁,暴躁得超出了孙哲平的预料。张佳乐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关于“手”的任何话题,在孙哲平面前表现得毫不在意,可他越是这样,孙哲平的压力就越大。即使明白对方只是很害怕自己的职业生涯就此中断,可狂傲如孙哲平无法容忍被自己的OMEGA这样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当察觉到自己给张佳乐带来的心理负担已经超出想象时,孙哲平十分果断地离开了他的世界。

长痛不如短痛。

若有朝一日还能重新用最好的姿态站在他面前,就换他来追回他吧。

这是孙哲平当时的想法。

这两年却不一样了。

看到张佳乐用自己的方式在怀念他们共同拥有的时光,孙哲平不确定自己现在去打扰对方是否合适。即使他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再续前缘,但却不确定这对于张佳乐而言是不是一件好事。

孙哲平跟张佳乐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可是有两点却又出奇的相似,一是骄傲到甚至有些自负,一是面对自己在意的人容易钻牛角尖。

不过看到浅花迷人的回复后,孙哲平觉得自己这两年真是活得忒傻逼了。这自己刚复出就看见张佳乐的怨念森森,说他对自己已经没有想法谁信?就算他真的已经没什么想法,那就让他重新有想法好了!

孙哲平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当下跟楼冠宁请了两天假,直飞Q市。

霸图很好找,十年来都没有挪过地,孙哲平多年前来过一次,凭着记忆顺利到了工作室楼下。

这栋楼的物业很负责,没有门禁卡必须做来访登记,孙哲平神烦。正巧碰到林敬言从外面回来,一把拦住对方。

林敬言乍一看到孙哲平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到霸图来了?联想到最近圈子里的一些传闻,又有些了然:“来找张佳乐?”

“嗯。”孙哲平点头。

“跟我上来吧。”林敬言刷了卡把人给领了进来。

张佳乐千叮咛万嘱咐让林敬言帮买零食,一看到人回来立马冲了过来,等看到林敬言身后的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靠你谁?你来干什么?你不是在义斩吗?”张佳乐连珠炮的发问引来了工作室其他人的围观。

孙哲平睨着他,没答话。

“咳,来者是客,就麻烦你到休息室招待一下了。”林敬言尴尬地夹在两人中间,看这剑拔弩张的架势,他还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顺便坑了队友张佳乐一把。

不情不愿地把孙哲平拽到休息室,张佳乐一脸神烦地看着对方。人复出的时候他心心念念想着什么时候能听到对方的解释,可这人一来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句话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越发紧张起来。

孙哲平觉得有些好笑,张佳乐可能自己没注意到,他一紧张就会不自觉地摸搭在肩上的发尾,只不过现在可不是笑的时候。

“孙哲平,找我的OMEGA,请了两天假。”

“哈?”张佳乐傻眼了,这都哪跟哪?

“我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孙哲平道,“看到我太惊喜连反应都迟钝了啊乐乐。”

“滚!谁是你OMEGA了!还有乐乐是你叫的?”张佳乐一边腹诽着孙哲平是不是跟叶修混了小半年心都脏了,一边说。

“我记得我们还没有分手吧?如果你单方面这么认为的话,那好。张佳乐,请你做好被追求的觉悟,我不会放过你的。”孙哲平神色严肃地说。

“请问你知道自己得了中二病吗?”张佳乐撇撇嘴,被这么一打岔都要被气笑了,“要不要我帮你打个120?”

“只对你犯中二病。”孙哲平上前抱住他,“乐乐,我很想你。”

张佳乐顿时哑巴了,耳根发烫,忘记了挣扎,这么犯规还有没有人来管一管了?谁能告诉他到底是谁教的孙哲平这招?掐死自己对这个没有抵抗力就刚放大招是吧!哼,他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乐乐,”孙哲平压低了嗓音,“有句话我似乎从来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

“……”张佳乐只觉得自己太没有出息了,随随便便两句话就被攻略了,他听到自己说,“我也是。”

 

后来张佳乐某日请了个假飞了B市,回来后霸图的人发现,这货被标记了。再后来,因为飞来飞去实在麻烦,张佳乐干脆地申请了在家工作,搬去了B市跟孙哲平一起买的房子。

对此,大家只有两种心情,一种是“喜闻乐见”,还有一种是“嫁出去的OMEGA,泼出去的水”。

不过不管怎么说,孙哲平跟张佳乐对从当年的临时房客变成了永久性的同居者,表示十分满意。


正片完结啦,明天大约还有一个不耍流氓的番外,最后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给这篇文的小蓝手和小红心,mua! (*╯3╰)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