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林方】恋人的形式(2)

2016.5.1,林大大生日快乐!

懒惰如我就不特别撸生贺了,爬起来填坑QAQ!


看完《家庭的形式》开的脑洞

现代职场paro,林方邻居设定

#即使OOC也禁止殴打作者#


2

呼啸是业内叫得响的工作室,技术总监林敬言也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认识他的人说到对他的第一印象,大多会说温文尔雅地不像是混游戏圈的理工宅。长得不错,性格不错,年薪不错,绝对是个适合交往的对象,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男朋友。

可惜,这只是别人的想法。

林敬言对跟他人过于深入的交往敬谢不敏。

比如说,技术部的阮永彬也进工作室好今年了,工作时间跟林敬言也聊得来,但是私人时间却没有任何接触。

又比如说,技术部的内部聚会,林敬言都不会逗留太久,只是走个过场般的参加一下,不至于让人觉得太冷漠。

难得的是,即使是跟任何人保持着安全距离的林敬言,却把这种距离控制在一个微妙的范围内,不会惹人讨厌。

只是最近林敬言颇为苦恼,一直以来稳固的生活领域被人入侵了。

方锐住隔壁这件事,起初只是个普通的陈述句,可没想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感叹句。

刚毕业的年轻小伙,带着无上的热情,打着跟上司学习以及交流邻里情的旗号,堂而皇之地侵蚀着林敬言的领地,偏偏对他人都游刃有余的林敬言,在方锐面前所有的人际交往手段都仿佛失去效力。

就说现在。

大好的周末。

“林大大,开门呐,开门呐,我知道你在家!”方锐雪姨附身在外面敲门。

得亏这一层楼就四户人家,其中两户还没人住,不然就方锐这叫法早晚有人打110报扰民。当然了,这也是方锐敢如此放肆的原因。

当了个把月的邻居,方锐把林敬言的作息给摸了底,连带着称呼也改了,这会锲而不舍地叫着,把林敬言想要装死的打算给彻底粉碎了。

“什么事?”林敬言面无表情。

“林大大你还没吃饭吧?我今天准备弄火锅,你也过来试试我绝世无双的手艺呗。”方锐笑得真诚无比。

“咳咳……”林敬言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吼了出来。吃个火锅还非得叫上邻居这啥毛病啊!叫就叫了,还绝世无双的手艺!

“林大大不舒服?要紧吗?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呸生病赶紧去医院……”

“我没事,回屋换个衣服就过去。”林敬言更头疼了,这都哪跟哪呀,为了避免对方继续胡说八道,赶紧答应。

林敬言真是不得不再次认清现实,他确实是不擅长应付方锐。

讲道理,这么多年来自来熟的不是没碰到过,像蓝雨工作室的黄少天和百花工作室的张佳乐,都属这挂的,但是也没让他这么无力。

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大概就说的是方锐跟他目前的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方锐总是这样自说自话地打破林敬言的屏障,但林敬言却没有觉得讨厌,某些时刻甚至会产生“有个这样的邻居似乎还不错”的想法。

这让林敬言感到了一丝恐慌。他打心眼里觉得与人深交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一旦跟人有了过多的接触,对方的喜好,对方的情绪,对方的一切,都要划入思考的范围内,林敬言不是没有能力去了解这些,只是于他而言,去了解一个人着实是太浪费精力的事情。他的生活里,并不需要其他人来丰富细节。

可是方锐却让他毫无办法。

林敬言礼节性地问了方锐需不需要帮忙,对方只回应了一个灿烂的笑脸,扔下一句“坐等就行”,便自顾自地忙活去了。

不多会菜摆上桌,方锐招呼了一声,两人就开动了。

火锅其实也没做得多好吃,比不得外边专业的火锅店,但看着方锐满嘴肉片一张脸撑得圆滚滚跟仓鼠似的,林敬言的食欲也被吊了起来。

对比方锐的狼吞虎咽,林敬言吃得很斯文,但是速度却不慢,半个小时一大桌的菜被两人消灭得干干净净,这顿饭总算是吃得酣畅淋漓。

酒足饭饱,方锐收拾好了餐桌,便瘫在沙发上摸着圆润的肚皮消食。

林敬言也没急着回去,就跟方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多半都是方锐在说,林敬言在听。

方锐说的都是挺琐碎的事情,上到老家的邻居奶奶家小土狗去年生了一窝小奶狗可萌可萌,下到大学室友一个周泽楷脸美嘴残、吴羽策脸美嘴毒,只差没把自己的家谱背给林敬言听。

到了最后,方锐还做了总结:“一想到我的万丈光芒被身边的一群奇葩给掩盖,我还是很不服气的!

林敬言失笑,这货怎么好意思把别人定义成奇葩的?

“艾玛林大大你笑了!”方锐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嗯?”林敬言有些讶异,“难道我平时都不笑的吗?”

“平时也笑,可是不真诚啊。”方锐十分耿直。

“……”说得好有道理,林敬言无法反驳。

林敬言温文尔雅的表象不经意间被戳破,方锐还毫无自觉,依旧喋喋不休:“真的,林大大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完美了会让人很难接近啊。”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款待,明天见。”林敬言感觉再继续聊下去自己会绷不住,道了别便回了隔壁。

方锐注意到林敬言的步履有些匆忙,脸上虽然维持着一贯的微笑,却仿佛带了一丝裂痕,不禁挠挠头,自言自语:“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而回到自家的林敬言,卸下了温和的笑容,心中警铃大作。

不能再继续让方锐入侵自己的领地。

不能再跟他有工作以外的接触。

不能再给他看穿自己的机会。

他的私人生活应该只属于他个人,不需要有别人的参与。

不能动摇啊,林敬言。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