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林方】恋人的形式 (3)

看完《家庭的形式》开的脑洞

现代职场paro,林方邻居设定

#即使OOC也禁止殴打作者#


3

《犯罪领域》内测开放,迎来了第一批玩家。呼啸上下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美术部门和技术部门,更是水深火热。

方锐本身专业底子不错,再加上有林敬言和其他前辈的指点,这段时间下来技术部大多数工作已经能毫无压力地胜任了。这对技术部的所有人来说都是意外之喜,一个聪明机智可以分担工作的劳动力显而易见是受欢迎的。

林敬言对现状也十分满意,谁也不会嫌给力的下属太多。更何况,技术部的工作量爆炸,所有人周末都得在公司加班监控服务器的运行是否正常,收集玩家反馈的bug信息,方锐已经很久没有在下班时间去他那串门了。

又是一个忙碌的周末,技术部的人陆陆续续完成了手边的工作下班回家,林敬言把大家发过来的资料整理好,也起身离开。

“砰——”

一声巨响,让林敬言的脚步顿住了。

“嘶……”方锐倒吸一口冷气,脑门上是刚磕的红印,眼里全是生理性泪水,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也不知是因为被看到犯蠢涨红的还是痛的,整个人看上去可怜兮兮。

“方锐你还不走?”林敬言有些讶异。

“恩,还有点东西没弄好。”方锐胡乱揉了揉眼睛,笑着,“林大大先走吧,再见。”

本来也没打算等你好嘛,林敬言嘴角抽了抽,点头示意了一下便离开了。

像是突然断电,方锐无力地趴在桌上。身体烫得吓人,手臂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受到额头上的热度。早上起来的时候喉咙就有点疼,他没当回事,只是吃了点罗汉果含片就去上班了。中午的时候他已经十分不舒服了,但是看着大家都忙得晕头转向,本着新人不能懈怠的心态继续工作着。到下午把今天所有的事情做完后,这才偷懒打了个小盹。迷迷糊糊间不留神脑袋磕到桌面,方锐只觉得整个人都痛清醒了。

没想到会被林敬言看到。

不过对方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对劲,方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转念一想,人家没注意到很正常,自己在这不爽反而很没有道理。

趴了一会手有点发麻,方锐站起来甩了甩手臂,眼前还是金星直冒,摇摇晃晃地走出公司打了个的回家。

第二天方锐没来。

距离上班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林敬言依然没有接到方锐请假的短信或电话。

这小孩怎么回事?林敬言心下纳闷。方锐不是一个会随便迟到和旷工的人,虽然平日看上去思维跳脱不大正经,但是在工作上的事情可一点也不马虎。联想到昨天他不太正常的举动,林敬言不由担心起来。

这个时候少了一个战力,他可是会很困扰的啊!林敬言对自己解释,然后拨通了方锐的电话。

方锐烧得睁不开眼,平日觉得欢快的铃声这会儿简直跟魔音似的,吵得他头痛欲裂。胡乱在枕头边上摸了两把,拿到手机按下接听,刚张口便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我去这公鸭嗓谁的?!

电话那端的林敬言也傻眼了,看了看手机,确认是打给方锐的无误,这才问道:“生病了?”

“嗯……”方锐应着,“抱歉……”

“吃药了吗?”

“吃了……林大大我能请一天病假吗?耽误的工作进度我明天会赶上的。”方锐显然也知道自己今天去公司也是拖后腿。

林敬言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工作,也不知道该说这人什么好了:“好好休息。”

撂下电话,方锐继续蒙头大睡。说是这么说,其实不大睡得着。脑子里乱哄哄的。

生病的人就爱胡思乱想,方锐也不例外。走马灯似的回忆起很多事情,有在家里的,有在L大的,还有来了呼啸之后的。

最后,是林敬言的。

其实,方锐很佩服林敬言。

游戏行业内,并不缺天才。嘉世的叶秋,跟自己同期去了轮回的周泽楷,都是其中的佼佼者。相比之下,林敬言显得不够星光璀璨。做这一行总是需要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林敬言有,但是不够顶尖。而说起勤奋努力,大家谁也不会比谁少。可即便如此,林敬言依然坚持着“做最好的游戏”的理想,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拼搏着。生来不是天才,却不会因此气馁而放弃跟天才们一争高下的心。

工作中的林敬言,毫无疑问是方锐的偶像。

可是作为人这个个体来说,方锐觉得林敬言有些奇怪。

按理说,有着邻居身份的加成,就算他们在公司里是上下级的关系,也会比跟其他人更亲近一些,但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林敬言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看似很好相处的样子,但是方锐知道,这只是表象。这么久了,从来都是方锐去隔壁串门,林敬言除非是接到方锐的邀请,偶尔会过来吃顿饭,就没有主动跟方锐联系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谈话,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就是“啊最近的天气真是糟糕”之类不会涉及到个人的毫无意义的闲聊。

方锐也试图去打破那层看不见的壁垒,但是失败了。

林敬言的防备,滴水不漏。

可即便如此,方锐对林敬言这个人还是充满了兴趣,丝毫没有因为对方那种发自内心的冷淡望而却步。

究竟为何这般执着,方锐自己也说不清楚。

大约是对偶像的追逐?

胡思乱想着,方锐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林敬言最终还是没忍住中午赶回了住处看方锐的情况。早上听他的声音似乎病得十分严重,一个人在家总是让人不安心。

好在方锐之前软磨硬泡的,把自家钥匙给了林敬言一把,说是怕哪天自己忘记带钥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还有林大大能救他。没想到这把钥匙第一次派上用场,却是这个时候。

推开卧室门,林敬言觉得还好自己回来了一趟,不然还真不知道这货会怎样!被子被推到一旁,整个人树袋熊似的抱着枕头,身体全露在外边,背上汗湿一片。林敬言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探了探方锐的额头,温度高得惊人。

叹了口气,林敬言把人抱起。病成这样,不去医院怕是不行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