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林方】恋人的形式(4)

看完《家庭的形式》开的脑洞

现代职场paro,林方邻居设定

#即使OOC也禁止殴打作者#


4

方锐发誓,虽然他是一个24K纯gay,但他真的不爱看少女漫画,当然两者之间仿佛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这狗血的剧情发展,这满屋子的粉红色气泡,一定是他的幻觉。

穿着白衬衫的林敬言,摘了眼镜挽着衣袖在厨房里鼓捣着什么,热气蒸腾,模糊了轮廓五官。

方锐却觉得,今天的林大大好看得不要不要的。

与此同时,某根神经被触动,心跳骤然加速。

“醒了?”林敬言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方锐心如擂鼓,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锅里的白粥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林敬言把火关小了些,去看方锐。

距离发现病得一塌糊涂的方锐已经过去了24小时,林敬言把人送医院打了点滴又陪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退了烧的方锐吵着嚷着说讨厌医院的味道要回家。林敬言被那双还带着迷蒙水汽的眼睛给看得心软,败下阵来。

方锐没好利索,回到家一沾沙发倒头就睡。林敬言无奈,从卧室取了厚毯子给人盖得严严实实。

再然后,方锐就看到了令他怦然心动的画面。

林敬言的手探到了方锐的额头,手掌上的薄茧触感清晰。

明明那手的温度不及自己的体温,方锐却觉得被触碰的地方火烧火燎。

“还好,没有再烧起来。”林敬言收回了手。

平平淡淡的语调,钻进了方锐的耳朵,却变得温温柔柔。

完了。

方锐更加真切的发现了自己坠入了爱河。

即使是单方面的,却依然雀跃。

“粥好了,你起来吃点吧。”林敬言返回厨房,关了火,将粥盛出来放在餐桌上。

“谢谢。”方锐不自觉笑得眉眼弯弯。

“哦对了,给你请了三天假,好好休息。”

啧啧啧,好体贴的男人!

方锐暗叹,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看林敬言越发顺眼。

“公司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听着关门的声音,方锐突然觉得有些泄气。

林大大啊,虽然看上去不是什么高岭之花,可实际上比高岭之花更难搞定啊。

方锐自认为很容易跟身边的人打成一片,可瞧瞧这段日子下来,林大大跟自己的关系还是停留在普通上下级、普通邻居上,攻略成功遥遥无期啊。

但是在攻略之前,有个更加重要的问题。

林敬言有交往的人吗?

一个温文尔雅年轻有为的男人,放在任何时候都是被追逐的对象。

方锐偶然去茶水间碰到两三个在那儿休息的妹子,其中有个谈论起林敬言都是一脸娇羞,敬慕溢于言表。他人撺掇着她去表白,虽然妹子没有明确表示马上就去,话里话外却满满的跃跃欲试。

至于男人?方锐觉得自己的眼界向来很高。自己看得上的人,在别的gay眼里,那也绝对是一块香饽饽啊!

不过古语云:近水楼台先得月。

方锐一边喝着白粥一边美滋滋的想着,自己美色逼人(???),还霸占着林敬言的下属兼邻居的双重身份,这就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林敬言觉得方锐被那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

上班的时候,还是那个工作勤奋又不耻下问的好员工;可下了班还老粘着自己是怎么回事?

就说现在,方锐正趴在沙发上看一份数据报告。

“回去看。”林敬言十分无语,这货当是在自己家吗,如此无形无状。

“那可不行,林大大我需要你的指点啊!”方锐的脸皮早就被锻炼了出来,即使听出了对方言语里的嫌弃,还是自动无视了。

“有什么问题圈出来,明天给我。”林敬言那是什么人,轻而易举就把方锐的借口堵了回去。

“可是……”方锐垂下头,一秒后换上了一副委屈的表情,“我觉得有问题立刻解决才对啊,隔了夜说不定就没有办法更加深刻的理解了呢?”

这是哪门子的歪理邪说?

林敬言淡淡地扫了方锐一眼,对方眨巴着大眼睛,眼神十分真诚。呵,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心软?站起身把人拎起来扔到门口:“不送,晚安。”

“嘤嘤嘤嘤林大大你为何这么冷酷无情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方锐扒着门嚎。

林敬言岿然不动。

“林大大你真的舍得我难过吗?”方锐继续嚎。

林敬言被逼得翻了白眼,你就是难过死了也跟我没关系吧!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啊,没了娘啊……”方锐在外面没玩没了地唱了起来。

林敬言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鬼。

“滚进来!”

“林大大最好了!”方锐一把抱住了他,顺手揩了把油。

“给我老实点!”林敬言厉声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方锐眉开眼笑的应着,然后又十分没有眼力见地躺回了原来的位置。

林敬言抱着笔记本看电影,方锐也没再作死,安静地看着报告。

视频的声音,纸张翻动的声音,居然意外的和谐。

偶尔方锐会凑到林敬言边上问问题,得到解答后又老老实实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方锐居然不是习惯性的套近乎,这让林敬言有些意外。忍不住用余光去观察他,姿势很不雅,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却是全神贯注。

林敬言自认识方锐以来,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他赏心悦目。这货的眼睛很好看,眼神很灵动,有时候会显得轻佻,却不让人讨厌。没想到专注起来的时候,却更是令人惊叹。

上学的时候,林敬言也跟风看过一些言情小说。上面说的“像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读起来他都是嗤之以鼻的,还曾经笑过这些作者为何描写外貌都如出一辙,除了这个形容就不能换换别的词?直到此刻看着方锐的眼睛,脑子里闪过的却是那么一句。

“咳。”方锐上回的感冒还带了点后遗症,时不时嗓子痒,想要咳上两句。

林敬言被这声音给惊醒,收回了目光。方锐似乎并没有发现,可他心里却还是有些微尴尬。

看后辈看得出神算个什么事?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