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月冷

肝了一圈发现还是最爱韩叶和双花了!
杂食系,有啥吃啥,吃不到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了!
#这个lo的蛇精病很严重,大家都要爱护她#

【林方】恋人的形式(5)

看完《家庭的形式》开的脑洞

现代职场paro,林方邻居设定

#即使OOC也禁止殴打作者#


5

这一小段插曲很快就被林敬言给遗忘了。

忙得人仰马翻的《犯罪领域》内测终于结束了,玩家的反响着实不错,而这期间收集的bug信息也都有了解决方案,技术部的人员总算是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已经跟技术部的小伙伴们打成一片的方锐正式结束了实习期,转为正式员工。

正可谓是双喜临门,于是技术部由阮永彬牵头,准备好好庆祝一番。

如往常一样,酒过三巡后,林敬言便借口要走。其他人早已见怪不怪,纷纷跟他道别,可平日看着鬼精灵的方锐,今天却表现得极其没眼力见儿,挡住了林敬言的去路。

“林大大,等等我呗,大晚上的一个人回家多不安全!”方锐手搭在他的胳膊上,一脸真诚。

阮永彬在旁边挤眉弄眼地给方锐使眼色,只恨自己面部表情不够丰富,对方死活领悟不到其中真谛,只得在心中给方锐点起了蜡烛,让他自求多福。其他技术人员在呆若木鸡后飞快的收起了惊讶的表情专注吃喝目不斜视,生怕引火烧身。

毕竟,当年也是有不怕死的人拦了林敬言,结果被三言两语给打发回来,还附送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啧,想想都觉得晚上会做噩梦!表象凶恶不可怕,可怕的是腹黑呀!

林敬言微微挑眉,漫不经心地拨开方锐的手:“你一个大男人还怕?”

方锐笑道:“不是不是,我倒没啥可怕的,但是林大大你就不一样了,美色当前,万一有人心怀不轨……”

阮永彬倒吸一口冷气,这不怕死的货居然敢调戏林敬言?!

“……”林敬言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耍流氓耍得这般怡然自得的人,一时之间竟哑口无言。

“这个护花使者我当定了啊,谁都别跟我抢!”方锐十分得意,“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在方锐的连番轰炸下,林敬言认命地投降。

视线对上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林敬言心中的警铃大作,总是对这小子总是下意识的心软,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谈谈。

方锐嘴上说着不醉不归,众人还以为他酒量多大似的,没想到却是不中用到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步。别说白酒了,区区一瓶啤酒,就直接让这个略微有些聒噪的年轻人趴下了。

“待会谁送方锐回去?”阮永彬问。

“我倒是想,可不知他家住哪儿呀!”

“我也不知道……”

一干人大眼瞪小眼。

林敬言苦笑,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是作了什么孽,才摊上了这小子,只得说:“方锐跟我顺路,一会我负责。”

“啧啧,这好好的鲜花转眼就变成了护花使者,角色转换太快了。”

也不知道谁嘟囔了一句,林敬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鉴于庆祝活动的主角之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聚会被迫终止。

林敬言把方锐的左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右手揽着他的腰,半拖着出了饭店。大约是不舒服,方锐嘴里不时哼唧两声,跟小奶猫似的,林敬言觉得居然有点萌。

见鬼。

把“方锐是萌物”的年头驱赶出去,林敬言拦了辆的士,毫不怜香惜玉地把人给扔进了后座,自己上了副驾驶。

饭店离住处不算近也不太远,二十来分钟的车程。

微凉的夜风似乎醒酒效果很不错,方锐睡得迷迷糊糊地觉得身上酒酣的热度散去,有些冷,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开车门的声音,随后是林敬言的手伸了进来,一把捞起了他的腰,把他带了出来。也不是头一回有肢体接触,方锐却觉得口干舌燥,腰间火烧火燎了起来。

林敬言似乎并未察觉到方锐的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仍旧跟之前一样半拖半抱地把人往楼里带。

方锐偷眼打量着林敬言的侧脸,其实黑灯瞎火的压根看不清,可他就是打心眼里觉得,林大大真是好看哭了!

“护花使者”林敬言却是无暇他顾,方锐怎么说也是个接近180CM的大老爷们,虽然看着浑身没有二两肉,却着实不轻。这一路拖着走到家门口,林敬言汗流浃背,只觉得自己的一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方锐,醒醒,到家了。”林敬言轻轻地拍了拍方锐的脸颊。

“唔……”装了半天尸体的方锐不情不愿地睁开眼。

林敬言腾出手来拨弄汗湿的刘海,抬头间冷不丁正对上方锐如梦初醒的朦胧双眼,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就崩断了。

方锐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即逝的光,电光火石间做出了一个令林敬言意想不到的举动。还带着酒气的柔软唇瓣蓦地贴了上去,还没等人回味过来又马上离开。

“林大大晚安!”方锐飞快地打开了自家门钻了进去,徒留林敬言怔愣在原地。

这到底几个意思?林敬言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嘴唇。

门里边的方锐偷香一时爽,可等刚才那股劲儿过去以后,只觉得自己要完蛋。他是喜欢上了林敬言不假,可真的没想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心思。都说喝酒误事,古人诚不欺我也!可亲都亲了,难道现在还能去跟人说自己就是开个玩笑?这种骗鬼的话,谁会信啊!

当方锐小同志内心在翻江倒海的纠结时,隔壁的精英人士林敬言也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长这么大,也谈过几个对象,可最终的结局都以收到好人卡而告终,林敬言很清楚,在以前的几段恋爱关系里,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温柔体贴一开始的确是能让对方感动,可流于表面的东西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所以尽管每次都是被甩的那个,他也没有觉得多伤心。

可是面对方锐,自己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的。在抗拒对方靠近的同时,却又不断地被吸引,以至于每每想将人拒之门外,却不由得放下心防任他打破自己的领域。如此矛盾的情绪,让向来理智的林敬言也有些不知所措。

评论(4)

热度(9)